一篇标题为《到贵州寻清凉夏日》的文章告诉你“避暑之都”可不是浪得虚名!

  原标题:一篇标题为《到贵州寻清凉夏日》的文章告诉你,“避暑之都”可不是浪得虚名!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你在北京汗流浃背,我在这里裹着棉被。”《人民日报》刊发文章《到贵州寻清凉夏日》,向全国人民推荐:7月贵州平均气温 22 至 25 摄氏度,夏季平均湿度约 65%,全省森林覆盖率达 52%,9 个市(州)中心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平均比例达 96.6%。 优越的气候条件和生态环境让贵州赢得天然“大空调”、生态“大氧吧”的美誉。而软硬件条件的改善更让游贵州舒适方便。

  “四时无寒暑,一雨便成冬”。盛夏,当我国大部分地区酷热难当之时,位于西南腹地的贵州却是凉爽宜人、空气清新、满眼翠绿:7月平均气温 22 至 25 摄氏度,夏季平均湿度约 65%,全省森林覆盖率达 52%,9 个市(州)中心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平均比例达 96.6%。

  优越的气候条件和生态环境让贵州赢得天然“大空调”、生态“大氧吧”的美誉。而软硬件条件的改善更让游贵州舒适方便:2015年,贵州县县通高速,实现“车到景前都有路”。2016年,贵州启动“文明在行动·满意在贵州”活动,紧盯旅游“痛点”,提升服务质量。今年,又推行门票优惠、自驾优惠、机票优惠等“组合拳”,继续吸引游客来黔避暑。

  2016年夏季贵州接待来黔避暑游客 8184.77 万人次,同比增长 51.8%;实现避暑旅游收入 936.32 亿元,同比增长 49.9%。今年上半年,全省旅游接待人次、旅游总收入分别为 3.51 亿人次、3140.58 亿元,分别增长 36.6%、40.1%。旅游的发展也推动了扶贫工作。仅2016年,通过 100 个旅游景区建设和乡村旅游发展,带动 29.4 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就业增收脱贫,占全省脱贫人数的 24.5%。

  驱车在山顶行驶近半个小时,天空的蓝和草原的绿始终充盈着视野。车外自由自在的牛羊和吹拂面颊的微风,会让人产生身处内蒙古草原的错觉,只有不时擦肩而过川、渝、浙、粤牌车辆和下车后瞬间能“冷藏”你的凉意,提醒你来到了另一片“天堂”:贵州乌蒙大草原。

  当地人略带狡黠地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你在北京汗流浃背,我在这里裹着棉被。”确实,作为贵州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天然草场,乌蒙大草原年平均气温只有 11.1℃,这一“冷凉资源”近年来已经成为当地旅游业的主打招牌。

  六盘水市委宣传部长刘睿介绍,乌蒙大草原拥有 10 万亩高原草场,10 万亩高原矮杜鹃林。近年来,围绕国家生态体育公园的定位,乌蒙大草原建有 T3 峡谷越野汽车赛基地、滑翔伞基地、帐篷露营基地、山地自行车基地、山地马拉松基地,可以为游客提供多样的游玩体验。而景区内富有特色的帐篷酒店营地和房车营地,也可满足游客多层次的住宿需求。

  “乌蒙大草原日出时,云雾环绕,云绕脚下,身在云端,感觉特别好。”湖南游客龚飞带着一家人正在六盘水游玩。从贵阳到黄果树,从遵义到六盘水,第一次来黔,龚飞却对贵州印象深刻,“只要站在树荫下,温度立刻降下来,很舒服。”除此以外,消费水平也让他很满意:酒店价格很有竞争力,加之门票和高速还对外地游客优惠,“明年要带上父母一起来。”

  同乌蒙大草原一样,野玉海景区也是六盘水避暑游客的重要目的地。野玉海景区由野鸡坪高原户外运动基地、玉舍国家级森林公园和海坪彝族文化小镇组成。

  在海坪彝族文化小镇,土墙、茅草、图腾等元素融入街两旁的建筑。作为全国面积最大的彝族风格建筑群之一,小镇建有火把广场、彝族九重宫殿和彝族十月太阳历广场等建筑。“铃铛舞”“酒令”等彝家民俗活动丰富多彩。如果有幸,或许还能向彝文教授请教彝族趣闻。而小镇后“千户彝寨”则是旅游扶贫的典型:共安置 1006 户贫困户,通过安排每户至少 1 人在小镇工作,帮助他们脱贫增收。

  如果第二次来到黄果树瀑布景区,或许会诧异这里的变化:大瀑布旁的半边街完成拆迁;黄果树瀑布、龙宫、屯堡等景点整合为一个大旅游区;旅游体验项目丰富多彩……传统观念中安顺“黄果树下无风景”的印象得到明显改观。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将黄果树瀑布、龙宫等景点整合为一个大旅游区的策略不仅增加了这几个景区的旅游人次和收入,还带动了周边乡村旅游的发展。现在,游客可在黄果树国际湿地公园内踏上西游漫道品玩西游故事;可乘景区直通车直达龙宫,漫游溶洞奇观;还可以在旧州镇的“山里江南”景区观花海、吃烧烤、体验制伞等民俗技艺。

  除了亲水主题,在雨中漫步屯堡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安顺西秀区七眼桥镇、本寨村和云山屯两座屯堡还保留着 600 多年前戍守安顺的江南人的风俗习惯。明朝初年,为加强统治,朝廷迁移江淮地区人口至川黔,实行屯田。明朝屯军的后裔便一直住在屯堡村落中,其建筑、语言、节庆习俗等也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下来。

  同样拥有 600 多年历史的镇宁高荡村则是一座布依族的石建筑博物馆。高荡村坐落在群山之中,犹如群峰上托着一口锅,布依语称“翁座”,翻译成汉语为“高荡”。走入寨中,房屋均为石木结构干栏式石板房,房顶瓦片皆采自当地的石片。寨中村容整洁。在村口的博物馆可以全面了解布依族的语言、服饰、乐器、民俗。

  “我家 80 个床位,早就满了,明年的床位都预订了。”陈正伟是遵义汇川区娄山关脚下娄山关村一家农家乐的老板。近年来,这里的避暑旅游火了起来。重庆的颜阿姨是陈正伟家的常客,这已是她在遵义度过的第八个夏天。“当初朋友介绍,说遵义是重庆的后花园,近!关键是夏天比重庆凉快。这几年乡村条件越来越好,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在遵义桐梓山堡村,避暑旅游也很火爆。据介绍,山堡村当地人有 3500 人,每年需接待的游客超过 2.3 万人。近年来,当地采取统一收费标准、统一为游客办理保险、统一对农家乐进行厨艺培训等措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山下避暑旅游火红,山上的红色旅游也热火朝天。2016年3月,遵义汇川区以打造 5A 级景区为目标,对娄山关景区做了全新规划。当前,一期项目已建成,升级打造了以毛主席《忆秦娥·娄山关》词意题名的娄山十景。近期,景区又成功打造了《娄山关大捷》实景演出,今年4月19日正式开放以来,每天接待各地游客上千人次。据汇川区宣传部长赵薇介绍,参加实景的群众演员均来自当地贫困户,参演实景剧成为脱贫增收的又一个项目。

  旅游软硬件的提升也带动了当地人返乡创业的热情。农民工马毅返乡后带领当地群众大力发展藤编产业。藤编成为当地的特色旅游纪念品。如今,板桥镇的藤编加工有 120 余户,年均销售额 850 万元。

  除了位于六盘水的乌蒙大草原,贵阳市周边的龙里,也有一片高山草原——龙里大草原。目前山下正在建设索道,完工后可以大大缩短上山时间,龙里大草原附近新推出的“飞跃丛林”等项目,也为游客提供了更多旅游选择。

留下评论